千亿级市场鏖战正酣,低度酒赛道谁在领跑?
全食在线 2023-06-13 1808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家企业、一个品牌只有突破同质化才能占据高地,进而获取到更有利的地位。

作者:飞鱼

来源:全食在线

在张韶涵的经典歌曲《淋雨一直走》中有这么一句歌词——“独特才是流行”。随着年轻消费者需求的带动,低度酒市场不断兴起,现如今低度酒市场更是已经成为新兴品牌、传统酒企、食品企业、互联网企业等多方势力角逐的战场,但与此同时,低度酒的产品同质化问题也愈发明显。

而我们大家都深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家企业、一个品牌只有突破同质化才能占据高地,进而获取到更有利的地位。

中国有千年的酒文化,饮酒诗词便是其中的一部分,无数文人骚客于酒后留下过千古名篇,李白的酒豪放“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苏轼的酒忧思“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无论是文人还是武将,在表达情绪时,基本都会大饮或者小酌一番。

酒作为情绪宣泄的伴侣,伴随着我们一路走来,直至今日依然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般来说,酒精含量15°以下且兼具颜值、味道于一身的创新型酒精饮料都可以归类为低度潮饮,这种独具风味的微醺体验感,深受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喜爱。

据【TMIC&凯度】2022年低度潮饮趋势报告显示,我国低度潮饮酒市场增速迅猛,电商销售额同比增长42%,2022年整体市场规模大概338亿,预测2025年将达到700亿。

01 年轻人的酒,女性的酒

据CBNData《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报告》显示,90后、95后是酒水消费市场中唯一消费占比提升的人群,低度酒成为“年轻人喝的第一口酒”,随着年轻消费者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军,酒水市场也发生了明显变化,市场上常见的果酒、苏打酒、米酒、预调酒等都是年轻消费者喜欢的新式酒饮。

在里斯的《年轻人的酒品类创新研究报告》中统计了现在年轻人饮酒的两种场景,分别是被动式饮酒和主动式饮酒。

被动喝酒的场景主要为家庭聚会和商务应酬,酒品类基本局限于白酒、黄酒、葡萄酒,选择权掌握在长辈、客户的手里,有档次、有话题性成为影响选择的主要因素。在这种场景下,年轻群体大多数是没有自主选择的机会,饮酒是为了达到其它目的,比如讨长辈欢心、拿下商务订单等。

主动饮酒的场景包括酒吧、夜店、KTV、朋友聚餐或者一人独酌等,在这些场景下,年轻人掌握了自主选择权,酒的口感、口味、颜值、浓度、社交属性等都会成为考虑因素。

丰富的生活场景,让人们对于酒品类的多元化有了新的要求,而低度潮饮的出现,不仅让年轻人享受到了微醺带来轻松愉悦,还能在社交场景中成为打开话匣子的破冰神器。

不仅如此,在过去十年间,女性饮酒率在持续攀升,年轻女性对酒饮的需求近年来更多呈现出的一个共性趋势是:在健康好喝的同时也要愉悦自己。

因为不少影视作品的渲染,酒被赋予了“阳刚之气”,这样一来,酒的存在似乎与男性更洽和,但实际上,从古代时期开始,女性与酒也有着极为深厚的渊源。

相传,酒的发明者之一就有一名叫做仪狄的女性,她与杜康一起,被尊称为“酒祖”,造出了一款让大禹赞不绝口的美酒。古代女性也是酒的消费者,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诗词就大多与酒有关,“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杨贵妃与酒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她曾在被唐明皇冷落时借酒消愁,却成就了“贵妃醉酒”这一佳话,赋予艺术家灵感,被后世改编,成为京剧中的一大代表剧目。

事实上,女性饮酒不但古已有之,现在已然成为一种新风尚,女性酒类消费的势头正猛,一点不输男性群体。女性成为一股正在崛起的酒类消费群体,越来越多的女性也开始买酒、品酒、享受酒带来的乐趣。

相比于传统商务应酬场景中的高度酒,女性饮酒的诸多需求并没有被市场满足,和男性不同,女性的喝酒需求并非源自“酒桌文化”,更多的是容易被情绪带动,被场景和氛围影响产生喝酒的想法,小红书超过10万的“女生酒”笔记,也反映了这一赛道的火热。

MissBerry贝瑞甜心创始人唐慧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低度酒市场规模相对于啤酒的市场规模仍有显著差距,低度酒市场仅占到啤酒市场3%,但对比低度酒市场较为成熟的邻国日本,这一比例能达到30%,发展空间巨大。并且,国内低度酒市场将呈现出:本土品牌占据主导、女性消费力崛起,饮酒比例将持续上升以及独居文化产生的“小酌”社交新需求。

02 “小酌”里的大生意

年轻人的微醺需求带来了低度酒的爆发期,消费习惯的改变反映出新一代年轻人的内心,她们并非一味地迎合时代,迎合他人,而是更关注自我意识和感受,酒只为自己而喝,年轻消费者对低度酒的热络追捧牵动了低度酒品类的崛起,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低度酒市场规模有望达到743亿元。

《2022年低度潮饮趋势报告》指出,我国整体酒类市场规模持续增长 其中,低度酒规模占比尚小,仍处于发展阶段,参考已在中国发展成熟且同为低度酒的啤酒以及全球成熟市场低度酒的发展历程,未来低度酒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巨大,颇具潜力。

低度潮饮的崛起,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中国酒文化发展的新阶段,人们在饮酒的同时,开始更加关注健康、口味、颜值、多元化的体验,被动应酬的大饮发展为顺应自己内心情感的小酌,酒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但是当代青年的饮酒习惯、消费观念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会对酒桌文化说不,饮酒的社交属性逐渐削弱, 独酌微醺的目的增加, 饮用场景也更加多元。

而在投融资方面,中国低度潮饮酒市场投融资主体以专业的风险投资基金为主,上市公司、新消费相关的机构、酒企也参与其中,2021至2022第一季度,低度潮饮市场的融资共50余起,近两年市场的融资轮次集中在天使轮和A轮,未来投资者还有较多机会,除了专业投资机构,酒企本身也孵化了一些诸如梅见、浮起为代表的低度潮饮品牌。

据可靠数据显示,在中国低度酒消费者中,女性消费者比例超过六成,在社交聚会场景中选择喝低度酒的用户比例为83.3%,低度酒产品倾向将辛辣的“酒味”淡化,与普通软饮料的味道更为接近,可适用于更多场景,新理念驱动下,“不醉不归”逐渐被“适度微醺”所取代,“小酌”也比“大饮”所更受欢迎。

元气森林创始人唐斌森曾说,做消费品就是要在红海中寻找蓝海。红海验证了市场可行,蓝海确保了市场可为。酒类就是一个万亿级的大红海,在白酒、啤酒当行下,低度酒就是那个蓝海。

03 低度热潮,谁在领跑?

白酒辣喉,啤酒涨肚,低度酒刚好,在一片蓝海中,各家企业早早开始抢位,相继推出预调酒、果酒等产品。国内外的饮料巨头、连锁餐饮品牌等纷纷入局低度潮饮市场,农夫山泉、可口可乐、旺旺等饮料企业纷纷布局低度酒产品,白酒企业更是不落人后,2015年,洋河股份推出DEW预调酒;同年,茅台推出悠蜜蓝莓酒;2016年,泸州老窖推出五款鸡尾酒,两年后年推出桃花醉果酒。低度酒品牌近几年在中国备受资本的青睐。

与此同时,新酒饮赛道硝烟弥漫,在低度酒领域更甚,资本竞相入局,低度酒赛道百花齐放,各大品牌频频发力。

2022年10月,低度酒品牌“酌也”获得数百万元Pre-A轮融资。2022年以来,锐恩精酿、蒸汽熊精酿、酒星计划以及孟婆醉等品牌也均拿到百万级别融资。2021年,兰舟、RISSE锐肆酒馆等品牌在一年内连续获得两轮融资,贝瑞甜心更是连获3轮融资,融资金额超亿元。2020年12月,十点一刻获天使轮投资。

由于低度酒是一个新鲜事物,需要时不时地在消费者眼前“刷脸”,方能不断地占领消费者心智,低度酒在获得资本青睐的同时,随着电商、直播等在线渠道的兴起,更是为低度酒品牌提供了绕过传统酒类品牌去触达年轻人,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而在这一赛道中,谁能领先,谁在抢跑,仍需时间的检验。

本文为全食在线原创,转载请联系出处。点我看原文 

加入微信群

关注公众号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评论,请先 登录 or 注册
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欲了解历史信息,请切换至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