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胖东来救助的“民营商超第一股”,迎来“重生”?
纳食 2024-07-05 1676
昔日“民营商超第一股”步步高,正在迎来新生。

来源:纳食

7月1日晚间,步步高公告称,公司及其十四家子公司已于2024年6月30日收到湘潭中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步步高及其十四家子公司《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十四家子公司重整计划》(简称“重整计划”),并终止步步高及其十四家子公司的重整程序。

获得法院的裁定批准,这也就意味着步步高股份进入了重整计划执行阶段。

01 始于一笔364万元贷款的重整

步步高重整的始末,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2022年5月27日、7月12日,步步高和龙牌食品在当时签署了《购销合同》及《综合服务协议》《合同申报简表》等相关附件协议,约定龙牌食品向步步高提供货品,由步步高在相关门店销售。

龙牌食品,湖南当地的一家老牌调味品企业,是步步高重要的调味品供应商之一,也是步步高申请重整的债权人。

当时,龙牌食品按照约定向步步高提供了货品,并和其完成相关结算手续,确认了应当支付的货款。

但是,步步高却没有如约向龙牌食品支付。

截至2023年3月16日,步步高拖欠龙牌食品货款共计364.22万元。

虽说步步高已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但龙牌食品认为,步步高作为湖南消费零售业务的龙头企业之一,仍具有重生和挽救的可能。因此,龙牌食品以步步高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步步高进行重整。

重整不同于破产清算,它是以挽救债务人企业、恢复公司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的司法程序。

湘潭中院也认为,步步高无论在市场份额、地理位置还是发展潜力等多方面都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且预重整期间,各项工作有序推进,投资人招募进展顺利,可认定具有重整价值和拯救可能性。

今年5月24日,步步高公告了其与十四家子公司的重整新进展,称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并将就重整计划(草案)进行审议表决。

6月25日,步步高公告债权人会议表决结果,除泸州步步高外,其他十四家公司各表决组均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

6月28日,经泸州步步高有财产担保债权组再次表决,《重整计划(草案)》获表决通过。

02 “民营商超第一股”如何沦落至此

即便是未能如约清偿到期债务但仍被龙牌食品视作“有拯救价值”,步步高到底凭什么?

公开信息显示,步步高集团于1995年3月创立,创始人是湖南湘乡人王填,总部位于湖南长沙,旗下核心子公司步步高于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是中国民营连锁超市企业首家上市公司,拥有超市、百货、电器三大主营业态。

上市当年,王填、张海霞夫妇以32亿元的财富位列胡润中国富豪榜第244位,在湖南富豪中位列第3位,成为湘潭首富。

起于湘潭,享誉西南。从1995年创立到2008年上市,步步高的成长速度惊人,遍布湘、赣、川、桂等省市,短短十余年便一举成为湖南最大的连锁商超企业和“中国民营超市第一股”,说是区域霸主也毫不为过。

2017年,在当时的大环境潮流下,步步高启动数字化转型战略,随后优化迭代商业模式,布局智慧零售。随着“新零售”“智慧零售”概念兴起,各大连锁商超受到互联网巨头的热捧。之后,腾讯、京东分别出资8.9亿元和7.4亿元入股步步高,成为其重要股东。

不过,好景不长,在电商等新模式的冲击下,加之后来的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影响,连锁商超的日子并不好过。步步高也不能幸免,自2021年起便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2.56亿元,同比下降15.2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由盈转亏,出现公司上市十余年来的首次亏损。

2022年,财报显示步步高的净利润预计亏损数的上限为26.50亿元。这也就意味着,2022年一个年度的亏损,亏掉了过去14年的积累。

与此同时,步步高在湖南、广西等地的门店大面积关停收缩,并全面退出了四川和江西市场。

03 步步高,还能步步高飞吗?

步步高,正在使出所有的力量,抓住最后的机会。

一方面,步步高开始寻求国资背景的合作伙伴。

去年三月,湘潭产投投资变成步步高控股股东,湘潭国资为实际控制人。在当时,步步高方面称,引入具备国有资产及产业背景的控股股东,将充分发挥上市公司与国有企业之间的资源互补和协同效应,以国有企业的产业资源背景为上市公司赋能。

另一方面,则是虚心寻求同行优等生的帮助。

今年,步步高邀来网红商超“顶流”胖东来爆改门店,对公司超市业务从调整员工薪资、压缩营业时间、提升员工福利待遇、优化门店动线布局、提升商品结构等方面进行改造。步步高方面表示,胖东来调改后,步步高多个门店客流大幅增长,销售较之前也大有起色。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步步高这一路的起伏经历也是惹人唏嘘,如果步步高能够成功渡劫的话,那这些年的经历与经验对其日后的经营来说无疑是场启示。

比如,当时步步高的扩张战略可以说是疯狂进行,2019年,创始人表示“实体零售迎来新的窗口期,步步高将把握机会,2019年在全国的开店会达到100家。”步步高事实上超预期的完成了这一目标,其门店规模在2020年达到420家。

但一股脑的投入了巨大成本之后,还没等到回报周期,“黑天鹅”来临,结果便是我们看到的那样,2020年下降了20%之后,2022年更是较2019年的巅峰时期下降超55%,直接回到了2011年的水平。

还有,步步高在做商超的同时还试图两条腿走路,涉足了不少商业地产项目,2022年末,步步高总资产279.06亿元,其中约150亿元为投资性房地产,而这些资产已基本用于银行借款抵押。

然而,地产政策的收紧,步步高再次迎来当头一棒。

总之,如今的步步高虽然已经有复苏的希望,但不得不说它已经落后于市场太多。从一方霸主再到悬崖边缘,着实令人感慨。不过,本次重整方案获批,某种程度上还是可以提振士气的,当然,重整旗鼓只是第一步,至于后续究竟能否成功渡过难关,那就只有交给时间去验证了。

本文转载自纳食,转载请联系出处,点我查看原文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评论,请先 登录 or 注册
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欲了解历史信息,请切换至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