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洞察】六月寄语:说说产业里“陆地粮”和“海洋粮”的认知差
时间:2022-06-02
浏览数:(457)
关键词:
文:张淑丽


2022年5月的最后一周,我和同事去青岛的健康原料企业走访了一周。
以前走访过潍坊、威海、烟台、招远、日照等地的代表功能原料企业,这次的青岛,是“深度游”。
此行我的最大的一个收获之一:是对海洋食物的获取途径与陆地食物的差别有了切身的体会,对海洋资源开发深度和广度一直远远弱于陆地资源的开发差距之大有了切身的体会。
可能您和我一样,理所当然的认为:嗯,青岛,沿海城市嘛,海洋来源功能原料是主打。比如褐藻多糖、海参肽、鱼胶原蛋肽、牡蛎肽、磷虾油……
但是,当您从产业集群的角度来看的时候,我国海洋功能原料资源开发产业集群可能也就是在山东了。山东有7个城市靠海,分别是威海、烟台、青岛、日照、潍坊、东营和滨州。海洋功能原料来源开发的企业基本也就聚集在青岛,其他6个城市也有,但是无论产业影响力还是市场开拓能力都还说不上很高。
而我们整个国家沿海城市有多少呢?83个!很多城市甚至连功能原料或者海洋功能食品领域的产业角色都没有。
此次青岛之行,我开始反思:我的意识形态里可能浓缩了我国作为千年农业大国对我产生的认知框架,而且这个认知框架有着天然的局限性。
我意识里的食物,大抵是甚至天然以为:我们吃的是从土地土壤上长出来的,我们在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上春耕秋收,是在春天往土地上撒下一粒粒种子,然后等着它们发芽,开花,结果,然后到了秋天开始理所当然的收获。
这其中也有历史原因,我们是在农耕文明的基础上发展来的,尤其是对于内陆人来说,骨子里认知框架就是五谷杂粮。
而沿海城市的人民没有那么充裕的土地资源,他们与大海相依的方式则是另一种,靠近海水养殖,利用海水里的资源,从而在饮食结构中充盈且丰富着另外的优质的蛋白资源和脂肪资源。此为认知差距
在农业大国为主基调的各个时间维度里,陆地植物资源及陆地动物养殖资源一直是大部分国人的食物主要角色,所以我们的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是对陆地食物资源的维度,包括我也在反思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因为中药学背景形成的早期的世界观就是:喔,我们的祖先好智慧,把地球上的每一种植物几乎都研究透了,从而留给我们的是中药的汇聚了海量活性功能成分的宝库。
而再去回想我曾经研习过的中药学里也有不乏很多海洋来源的中药素材,但是他们的确种类远不及陆地药材。由此辐射看到产业维度,一样会看到来自陆地资源和海洋资源的开发的巨大差异。
大部分人的热情都在如何了解和开发陆地植物资源,而它们也的确足够多。但是依然有一个我们必须明确的一点是:其实,海洋资源比陆地资源种类还要多!此为开发差距。
还好,我国的海洋资源有一个很牛的“代言人”:管华诗院士。
管华诗院士是海洋本草的集大成者,不仅有海洋本草的巨著而且有开创性的药学海洋资源学科的建立,以及辅以海洋活性物开发的人才梯队培养体系。这些是支撑我国海洋活性物开发的重要基础之一。
我国有3000多所大学,但是研究海洋领域的数得上的也就10余家大学或者院所。仅从数字上看,就知道,我国海洋资源的开发现状,此为研究差距
每一个火爆的功能原料都需要大约15年的发展周期,记得在植提桥刚在北京成立的2008年,那时候以致力打破功能原料国内外市场信息差为使命的我们,不断给行业分享的就是此起彼伏的国际市场对于深海鱼油Omega-3的各种健康作用的发现,各种人群的健康机理的探明,以及欧美逐渐新成立的各种Omega-3的开发企业以及紧随其后便产生了跨欧美彼此国界的GOED(鱼油联盟)的组织。
从成分探明,到人体健康机理,到法规审批,到各自优势的企业角色到多个媒体的报道,深海鱼油可以发展成为现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认知和健康功能原料,基本上是耗费了10年之功。
作为海洋来源的功能原料Omega-3开始成长出各个细分的头部企业并且始终领先。然后是紧随其后的磷虾油......而这些的引领者,开发者目前都不在我国(藻油DHA还稍好一点,我国已经成长出了佼佼者)。此为市场差距。
这里辅以的还有产业链差距,金融资本进入差距等等。对于我国海洋健康产业的蓬勃发展都离不开体系性的相互协同。
意识到差距了,就不可怕了,一起追就是了。

这个月底,也就是6月30和7月1日,植提桥2022年度的“FFNS未来营养素峰会”将在我国第2大海岛——海南举行,海洋生物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对于极具战略意义的海南非常重要。本次大会特别设立海洋功能元素开发板块,届时相聚一起,为大家呈现植提桥角度的海洋健康视角。

微信图片_20220602152451.jpg


最新文章
推荐企业
Back to top

个人用户请使用微信扫码登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