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虫获批欧盟新资源食品,昆虫食品能否成为未来食品的顶流?(内文无虫,放心阅读)
时间:2021-06-07
浏览数:(790)
关键词:

1623037168449671.jpg

编辑:植提桥 Chloe

2021年6月1日,欧盟委员会发布法规(EU)2021/8820号条例,根据欧洲议会和理事会法规(EC)No2015/2283,批准干黄粉虫幼虫作为新资源食品投放市场,并修订欧盟委员会实施条例(EU)2017/2470附件涉及新型食品使用要求,详情如下。

1623037184996524.png

信息来源:欧盟官网

制图:植提桥

早在2018年初,法国食品公司SAS EAP就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将干燥的黄粉虫幼虫(Dried Tenebrio Molitor Larva)作为新资源食品的申请。申请要求将干的黄粉虫幼虫作为一个完整的干昆虫零食,并作为若干食品的食品成分,目标群体为一般人群。

经过三年半的时间该原料获批欧盟新资源食品,这也可谓欧盟昆虫食品产业的里程碑式。因为在获批之前,很多欧洲国家英国、荷兰、比利时等,都能在超市里买到昆虫制成的食物,而在法国或西班牙等其他国家,仍禁止贩售昆虫食品。所以此次获批为昆虫食品生产企业提供了更多的市场商机。


全球昆虫品现

众所周知,昆虫的成长不需要耗费大量土地和水资源,也几乎不产生温室气体。很多昆虫可以通过粪肥来生活,或者通过其他有机废料生活,如食物残羹、碎渣或是酿酒行业废弃的谷物。昆虫在蛋白质转化率上极高,生产相同数量的蛋白质,昆虫所需的饲料要只有牛的1/12,所需的水资源只有牛的1/1500。因此昆虫来源的蛋白也成为除植物蛋白、微生物和细胞生物来源蛋白之外的优质替代蛋白。

2019年,有大约500吨的昆虫投放到了欧洲市场,北美可食用昆虫市场也在以每年7.3%的速度增长。市场调研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预计,到2033年,全球可食用昆虫的市场将会从现在的3300万美元增长到5.22亿美元。百事公司首席执行官曾预测,到2026年,市面上大多数零食都将由昆虫制成。墨西哥、日本、德国、法国、美国、比利时等国是全球研发昆虫食品较早的国家,市场上有多种昆虫食品,如蛋白棒,饼干,面包,酱类,饮料等。

1623037211407485.png

EXO蟋蟀蛋白棒

图源:Exoprotein.com

成立于2014年的美国EXO公司,可谓蟋蟀蛋白的革命者。当年首批发行的5万条蟋蟀蛋白棒,几周内就在网上被抢购一空。

1623037229243921.jpg

Small Giants昆虫饼干

图源:FoodBev Media

英国小吃初创公司Small Giants推出咸味昆虫饼干——Small Giant CrackersBites ,一款富含高蛋白的昆虫饼干。新品由15%的蟋蟀粉制成,由此提供蛋白质和维生素B12。此外还有100%纯天然的特级初榨橄榄油和小麦粉,赋予产品纤维、质感和独特的松脆感。

04.jpg

日本昆虫贩卖机

图源:日本通

在日本,昆虫在仙贝食品、面条制品、甚至啤酒里都有添加。更有专门销售昆虫食品的贩卖机出现在街头,还获得了较高人气。

设置人气昆虫自动贩卖机的是熊本市内的销售气球商品的友田敏之(34岁)先生。在与周围人交流粮食安全、环境问题过程中,友田敏之也逐渐对昆虫产生了兴趣。2018年11月开始用自动贩卖机销售昆虫。昆虫自动贩卖机的商品约有10种。最便宜的是700日元的蛋白质条。蛋白质粉末中加入了蟋蟀制品。保留昆虫原味的盐蟋蟀(1300日元)卖得最好。


我国——地龙蛋白是新食品原料,还有两种昆虫原料待批准

我国食用昆虫的习俗也历史悠久,在少数民族地区更盛行。我国地大物博,昆虫资源种类特别丰富。但目前我国昆虫食品多以民间采集或小作坊为主,具有规模的包装食品品牌较少,相关产业也刚刚起步。企业会选择消费者接受度比较高的蚕蛹作为原料,加工方式也以磨成粉末为主。同时我国也是全球昆虫原料出口大国,主要出口黄粉虫、蚕蛹和黄蜂等。爱在秋天食用黄蜂的日本人,也会向中国进口大量黄蜂幼虫。中国的冷冻蚕蛹主要出口到韩国。

在新食品原料的开发上,2010年1月5日,原卫生部发布的2009年 第18号公告中批准地龙蛋白为新食品原料。以地龙(蚯蚓)经挑选洗涤、水解自溶、离心分离、微滤、喷雾干燥、包装等工艺制成的地龙蛋白为新食品原料。地龙蛋白不适宜婴幼儿、少年儿童、孕产妇、过敏体质等人群食用。食用量为≤10克/天。地龙蛋白中不得检出蚓激酶(从蚯蚓中提取的酶复合物,应用于医药行业)。执行标准:药品管理法。但是目前我国以地龙蛋白开的普通食品较少,大部分还是以保健食品角色开发的产品。

2014年和2017年,云实蛀虫【卫食新申字(2014)第0001号)】和蝇蛆蛋白粉【卫食新申字(2017)第0008号】也相继申报我国新食品原料,但至今没有获批。

01 云实蛀

云实蛀虫是豆科植物云实茎及根中寄生的天牛及其近缘昆虫的幼虫,对云实树破坏较大,所以对于林木业而言属于害虫。云实蛀虫在古代常用作药材,用于益气,透疹,消疳,主劳伤,疹毒内陷,疳积等。古代有传言称人们常会用一斗米换一条虫子,以此来说明云实蛀虫的医药价值,因此得名"斗米虫"。斗米虫含有丰富的活性蛋白质和类酯化合物,研究表明云实蛀虫的蛋白质含有抗菌肽成分,在补充基本营养的同时提高人体的免疫力,是优异的药食两用物品。

02 蝇蛆蛋白粉

另一个申报新食品原料的是蝇蛆蛋白粉,该原料是用隔离驯化多代家蝇生产的卵,以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茅台酒后的丢糟为培养原料培养,收获成熟的家蝇3龄幼虫呈乳黄色,经清洗、高温干燥、粉碎、包装、灭菌。

有关蝇蛆利用的研究,开始于20世纪20年代,到了50年代,世界许多国家开始饲养蝇蛆,先后有许多国家研究养殖并成功进行大规模的生产。如今,蝇蛆粉作为营养价值较高的饲料已经工业化的生产,并得到广泛应用。另一方面,家蝇在恶劣环境中的生存力非常强,对于其免疫机制的研究逐成为一个非常活跃的领域。将蝇蛆蛋白作为食品自古以来就有记载,最近我国许多学者也在大力尝试开发蝇蛆在食品中的保健技术的运用。在蝇蛆深加工的方面,国内还没有大的公司和名牌产品。

目前我国对昆虫蛋白的食品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对其进行深入的研究较少,现代研究数据就更为罕见,这也是云实蛀虫和蝇蛆蛋白一直未通过新食品原料审批的主要原因。

所以“虫子”要想进军食品行业,或许还是要先从保健食品领域入口,虽然他们在我国都具有较为久远的食用历史,但要让大众接受,成为食品的顶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难以接受的虫虫,会成为未来食品的顶流吗?

或许吃昆虫这件事能难以让多数人接受,但借助现代食品科技,昆虫不见得会以完整形体出现,而是加工成蛋白质添加物,再与其他原料制成食品。如同素肉在亚洲已有很长历史,但是直到使用尖端食品加工科技、口感风味能比拟真肉的人造肉时,才迎来了植物基食品的发展。昆虫蛋白也将遵循这样的发展规律。

食用昆虫代表着未来吗?看过《流浪地球》的朋友,一定会记得姥爷为了救孙,带了一包陈年蚯蚓干给狱警试图贿赂,上面出现的“地龙”二字,满满的复古感,似乎是很拿得出手的厚礼。

05.jpg

图源:电影《流浪地球》截图

那时小编就在想,未来人类究竟会靠哪种食物养活自己呢?昆虫食品又会以什么样貌出现呢?也许我们不知道答案,但食品科技的进步注定会不断改变我们的餐桌。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参考文章:

1、去掉头嘎嘣脆的昆虫,会成为下一个“植物肉”吗?CBNData ,2020年9月

2、欧盟官网

3、日本推出昆虫自动贩卖机盐味蟋蟀人气最高,日本通,2019年1月13日

4、"斗米虫"如何突破产业桎梏?食品加工包装在线,2019年2月3日

1623037356484069.jpg

00 HI&FI 天然原料配料展.gif


最新文章
推荐企业
Back to top

个人用户请使用微信扫码登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