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FDA膳食纤维列表会止步于这17种成分吗?
时间:2020-03-16
浏览数:(485)
关键词: 膳食纤维 菊粉 瓜尔豆胶 寡聚糖 葡聚糖 肠道健康

1584337642648372.jpg

来源:Adobe Stock

截止目前,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17种成分为膳食纤维,分别是: 

1、β-葡聚糖可溶性纤维

2、车前子壳

3、纤维素

4、瓜尔豆胶

5、果胶

6、槐树豆胶

7、羟丙基甲基纤维素

8、混合植物细胞壁纤维

9、阿糖基木聚糖

10、藻朊酸盐

11、菊粉及菊粉类果聚糖

12、高直链淀粉

13、低聚半乳糖

14、聚葡萄糖

15、抗性麦芽糊精

16、磷酸化的RS4

17、魔芋来源葡甘露聚糖


2016年,FDA首次定义膳食纤维


2016年5月,FDA批准β-葡聚糖可溶性纤维、车前草壳、纤维素、瓜耳胶、果胶、刺槐豆胶和羟丙基甲基纤维素共7种膳食纤维。

这也是FDA首次对膳食纤维做定义,需要满足以下2个条件:

1)不可消化的可溶性和不可溶性碳水化合物和木质素,且是植物中固有的和完整的。

2)由FDA确定的有利于人体健康的、分离和合成的不易消化的可溶性和不溶性碳水化合物。

生产商必须向FDA证明其成分的来源和作用。据FDA发言人表示,在此定义制定前,生产商可将合成纤维或分离纤维作为膳食纤维添加到标签声称上,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这些纤维是对人体有益处的。


2018年,菊粉等8种膳食纤维获身份认可

又经过长达两年的评估之后,美国FDA日在2018年6月发布了新膳食纤维的官方定义,并指出,生产商在营养标签上计算纤维总量时可将这些纤维纳入。

这些纤维包括:混合植物细胞壁纤维(包括多种类型的纤维如甘蔗纤维和苹果纤维等)、阿拉伯木聚糖、海藻酸钠、菊粉和菊粉型果糖、高直链淀粉(抗性淀粉2)、半乳寡糖、聚葡萄糖以及抗性麦芽糊精/糊精。

这也是美国20年来首次对食品标签进行大修,目的是确保消费者能够获得基于最新科学标签,以帮助消费者选择更有益健康的饮食。同时,新标签法规的一个重要的改变是,要在保持严谨的科学基础的同时,尽可能的提供最大的灵活性。

这次公布的8种膳食纤维可以说是很多食品制造商苦苦等待的结果,尤其是像菊粉原料,膳食纤维供应商已多次向FDA提交了公众申请和科学证明,要求将这些纤维纳入膳食纤维中。最终于2018年对获得官方膳食纤维身份的确认,这也促进了菊粉等产品与肠道健康有关的新产品开发,以及在代糖中的应用。


2019年,RS4进入膳食纤维清单

2019年4月,FDA再次更新膳食纤维列表,此次批准的成分是来自MGP Ingredients公司的改性淀粉RS4(改性小麦淀粉)。据了解,这是一种颗粒状RS4小麦淀粉,能够提供至少90%的膳食纤维(干基)。该纤维主要以不溶性纤维的形式存在,只需要最少的加工工艺就可以制作成各种食品。MGP公司称,Fibersym具有干净的味道、光滑的质地和白色的外观,再加上它的低保水性能,Fibersym可以作为配料加入到强调与最终产品质量和健康属性相关的有益食品中。 

FiberRite是Fibersym熟制后的形式,其膳食纤维含量不少于75%(干基)。在提供营养的同时还能够提供功能益处,比如应用于食品中可以起到纤维强化、脂肪代替以及减少热量的作用。


2020年,魔芋来源的葡甘露聚糖进入膳食纤维清单

2020年1月初, FDA宣布魔芋根中发现的葡甘露聚糖,被添加到美国对膳食纤维的定义中。与此同时,计划“行使执法自由裁量权”,允许制造商在营养标签上的膳食纤维声明中包括这些额外纤维的数量,并补充事实标签。

根据定义,魔芋来源的葡甘露聚糖复合膳食纤维定义,并且已被证明具有有益的生理作用,帮助降低胆固醇。还可以增加排便频率,减少能量摄入和减轻体重。但FDA将重点集中于血液胆固醇方面。


未来,进入膳食纤维清单的难度将加大?

鉴于目前已经批准的17种成分具有有益的生理作用,认定它们符合膳食纤维的定义。有专家认为,这份清单列表的数量增长速度可能会变慢。

Grain Millers公司高级原料主管Rajen Mehta博士认为,按照FDA当前的做法,批准膳食纤维会越来越严格,FDA可能每年会批准一种膳食纤维成分,但惊讶的是很多提交的申请书遭到了FDA的拒绝。

根据规定,那些希望自己的成分符合FDA膳食纤维定义的企业可以向FDA提交一份申请书,但结果却让很多人失望。换个角度想,该领域的企业没有意识到这有多严重,这似乎使得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获得膳食纤维批准最困难的国家之一。

据悉,FDA在确定分离的或合成的非消化性可溶和不溶性碳水化合物是否满足其纤维定义时,已经考虑了多种生理益处:改善泻药/肠功能、降低血糖/胆固醇/血压、增加矿物质吸收和减少能量摄入。除此之外,FDA计划允许其他的生理益处,但是似乎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进展。例如,专家提出与微生物群相关的生理益处,但FDA还没有给出将其添加到生理益处列表中的指示。


Mehta博士认为,FDA正在变得更加严厉而非更加宽容。除了生理上的益处外,纤维还能增加食物的功能。例如,不溶性纤维具有韧性、强度、减少破损和控制质地的特性;胶可以提供吸收、粘性和悬浮性;可溶性纤维可能带来益生元声称,以及低吸收和柔软的质地。


如何突破清单壁垒?

FDA膳食纤维定义的扩大也驱动了纤维创新的迅速增长。但是一些行业领导者们认为这个饱和的市场可能会给新进入者带来障碍。由于制造商面临着提供消费者所需的纤维增强营养益处的挑战,因此某些纤维,尤其是高含量的纤维可能会引起消化不适。因此,需要仔细考虑成分。

尽管如此,由于消费者的兴趣依然强烈。根据国际食品信息理事会2019年食品与健康调查发现,超过80%的受访者认为纤维是健康的。

Innova Market Insights的市场数据也显示,44%的美国消费者希望增加纤维的消费量。当被问及食用纤维的原因时,大多数美国消费者(64%)列出了消化健康,体重管理(24%)和能量(16%)也很重要。与此同时,有纤维声称的新产品发布年平均增长率为21%,新发现的健康益处正在推动纤维的应用。在过去五年中,全球有关于纤维声称的各种运动营养类产品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2%,未来,这一数字或将持续呈乐观形势。


基于膳食纤维强大的益生元效应,消费者也越来越认识到纤维饮食所带来的健康益处,而不仅仅是让人保持规律的饮食。对于制造商而言,纤维作为一种可以添加到产品中的原料成分,其在增加饱腹感和增加健康效用市场方面潜力巨大,预计未来将会有更多机遇肠道健康、运动营养领域等的膳食纤维产品。


来源:Foodbusinessnews

编译:Carol


最新文章
推荐企业
Back to top

个人用户请使用微信扫码登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