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提桥“独家采访”:大麻CBD爆红的背后,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时间:2019-04-11
浏览数:(726)
关键词: 大麻CBD

来源:Nutraceuticals World

作者:Gene Bruno 、Anthony Zolezzi

编译:Kevin


从2018年后半年开始,大麻提取物CBD(大麻二酚)崭露头角,并逐渐和其它植物功能成分拉开了距离。到了2019年初的美国阿纳海姆天然有机产品展览会上,CBD彻底火了,成为整个展会最闪亮的明星。植提桥现场考察人员看到:有CBD的展位,门庭若市;没有CBD的展位,门可罗雀。

 

事实上,在医学领域,CBD已经算的上是功成名就了,为儿童癫痫症患者带了很大的帮助。

2013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第一次播出夏洛特的故事,让CBD成为了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夏洛特,曾患有婴儿严重肌阵挛性癫痫(Dravet 综合征),用CBD治疗前,每周癫痫发作300次,每隔15分钟一次。

 

在服用斯坦利兄弟提供的CBD油后,癫痫发作次数明显减少,四个月后每周仅发作一次,现在已经可以正常生活。受夏洛特故事激励,全世界有很多癫痫病患者及家人搬到科罗拉多州进行治疗,从而导致该州的青少年癫痫病患者,迅速增加了700%。

 

但在食品和膳食补充剂领域,CBD还是一只小菜鸟;而且因为法规的钳制,这只小菜鸟还无法展翅高飞。CBD虽然在美国很火爆,但在中国仍然冷冷清清,关键是,还有很多人对该成分一知半解。为此,植提桥特意对CBD进行了独家采访。



植提桥: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听说您和植物大麻素是一回事?
CBD
:无知,太无知了!我承认,我是大麻素(cannabinoids)家族的一员,更确切地说,是植物大麻素(plant cannabinoids)的成员。但这个星球上有超过100种不同的大麻素,能说他们都一样吗?所以说,我是一种植物大麻素,但并不是所有的植物大麻素都是我,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其他植物大麻素包括还包括CBG、CBC、n -棕榈酰乙醇酰胺(PEA)、n -烯酰乙醇酰胺(SEA)、顺式-9-十八烯酰胺(OEA)以及beta-石竹烯等等。


植提桥:大麻是植物大麻素的唯一来源吗?
CBD
:大麻当然是植物大麻素的主要来源,包括我,但它并不是唯一的来源。事实上,人类进化的饮食中含有多种植物大麻素。例如,葡萄、西兰花、卷心菜、胡萝卜、欧芹、葵花籽和豌豆都含有植物大麻素,哦,对了,还有可可(你们人类喜欢吃的巧克力的原料)和茶叶。此外,像罗勒、肉桂、黑胡椒、丁香、牛至和迷迭香这样的烹饪药草都含有植物大麻素,像紫锥菊、姜黄和甘草这样的草药也含有植物大麻素。

植提桥: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只是人体系统的一小部分吗?
CBD:错,大错特错!内源性大麻素系统(eCS)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系统,对人体健康非常重要!它由一系列受体组成,这些受体遍布全身,包括大脑、其他器官、结缔组织、腺体和免疫细胞。eCS执行许多不同的任务,并帮助维持稳定的内部环境;尽管外部环境的波动,即稳态,影响许多重要的功能,包括一个人的感觉,行动和反应。事实上,eCS参与调节多种生理和认知过程,包括生育、怀孕、产前和产后发育、食欲、痛觉、情绪和记忆力。


一位研究人员这样总结eCS:打个比方,eCS系统代表了心理神经免疫学或身心医学的一个缩影。所以,eCS绝不是一个次要的机构系统!

植提桥:如果一个人服用CBD/植物大麻素,它会使身体产生更少的内源性大麻素——就像注射睾酮会使你的身体产生更少的睾酮一样,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CBD:这纯粹是无稽之谈,也不是一个合理的比较。与注射的睾酮不同,注射的睾酮本质上与你身体自身的睾酮具有相同的化学结构,而植物大麻素与你身体产生的内源性大麻素并不是相同的化学结构。它是这样工作的:


人体产生的两种主要内源性大麻素是n-花生四烯酰乙醇酰胺(AEA)和sn-2-花生四烯酰甘油(2-AG)。这些内源性大麻素与eCS内的受体结合。尽管AEA和2-AG有重要作用,但体内有一种酶叫脂肪酸酰胺水解酶(FAAH),它能分解内源性大麻素。一旦分解,内源性大麻素就会减少。这与其他因素相结合,可能导致eCS功能不佳,这种情况也被称为“eCS缺陷综合症”——这可能会导致偏头痛、纤维肌痛、肠易激综合征、心理障碍和其他疾病。这就是大麻素的作用。

 

当大量的植物大麻素(如CBD)被消耗时,FAAH将被用来分解它们,而不是分解内源性大麻素。这有助于保持健康水平的内源性大麻素,并延长他们的作用。多种植物大麻素作为配位化合物,通过底物竞争抑制内源性大麻素水解,延长内源性大麻素的作用,从而增强内源性大麻素的作用。因此,使用植物大麻素并不会导致你的身体自身产生更少的内源性大麻素——恰恰相反。

 

植提桥:有人说您和THC一样,会让人上瘾?

CBD:诽谤,绝对是诽谤!在大麻植株中的所有大麻素中,THC(四氢大麻酚)是唯一一个会产生强大的、令人陶醉的精神影响的成分。另外,THC是大麻的主要精神活性化合物,虽然我也是大麻植株中最常见的化合物,但与它不同,我是非精神活性化合物。因此,我不具备成瘾性!重要的是,我还可以减少THC的精神刺激作用。THC直接与体内大麻素受体结合,但我并不能很好的绑定在相同的大麻素受体上。


植提桥:这瓶大麻油每份含有3000毫克CBD,这种表述正确吗?
CBD
:在CBD产品的标签上,有大量关于单剂CBD含量的“烟雾弹和陷阱”。最近,我去拜访一位癌症4期的人类朋友,他自豪地给我看了一瓶大麻油——这是他治疗方案的一部分,在标签的正面,标示它含有3000毫克的CBD。这种信息呈现的方式让消费者认为每份含有3000毫克CBD。在仔细检查了supplement fact并计算了数字后,我告诉他,实际上每滴只含有10毫克CBD。愚蠢的人类,谨慎点吧!


一份含有3000毫克CBD的产品每瓶可能要几百美元(甚至更多)。当购买CBD/植物大麻素产品时,标签应该清楚地标明每份含有的CBD或植物大麻素的确切含量。


植提桥:CBD分离物和全谱大麻素一样好吗?
CBD
:如前所述,我是大麻中发现的多种植物大麻素之一。尽管我是最普遍的植物大麻素,但其他大麻素的摄入,以及CBD的摄入,都会产生“随从效应”——整体协同作用更强,效果也更好。具体来说,全谱植物大麻素会激活两种主要的eCS受体,而不仅仅是其中一种,就像CBD分离物一样。如果你只是使用独立的CBD,则没有随从效应。相反,全谱大麻提取物提供了天然植物大麻素的全谱,包括一定数量的CBD。虽然分离的CBD价格较低,但效果也较差。全谱大麻素是更好的选择。

 

植提桥: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再见!

CBD:不用谢,再见!顺便提一句,帮我多做些宣传!

植提桥:好的,没问题!

 

由于时间有限,而且CBD先生火了之后非常忙碌,档期排的很满,为了不打扰CBD先生的正常工作进度,植提桥采访活动只能到此结束了。如果桥粉们还有其它问题要问,可以在后面留言,我们再约时间采访CBD先生。


采访总结

围绕CBD、植物大麻素和大麻存在着许多迷信和误解,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桥粉们对这些问题有一个科学的认识,对CBD和植物大麻素的区别,植物大麻素的来源,内源性大麻素系统,人体对植物大麻素的反应,CBD的剂量标签,CBD分离物和全谱植物大麻素的区别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

 

参考文献:

1.Gertsch J, Pertwee RG, Di Marzo V. Phytocannabinoids      beyond the Cannabis plant - do they exist? Br J Pharmacol. 2010      Jun;160(3):523-9.

2.Hanuš LO, Meyer SM, Muñoz E, Taglialatela-Scafati O,      Appendino G. Phytocannabinoids: a unified critical inventory. Nat Prod      Rep. 2016 Nov 23;33(12):1357-1392.

3.Gertsch J, Pertwee RG, Di Marzo V. Phytocannabinoids      beyond the Cannabis plant - do they exist? Br J Pharmacol. 2010      Jun;160(3):523-9.

4.Fidyt K, Fiedorowicz A, Strządała L, Szumny A.      β-caryophyllene and β-caryophyllene oxide-natural compounds of anticancer      and analgesic properties. Cancer Med. 2016 Oct;5(10):3007-3017

5.Gertsch J, Pertwee RG, Di Marzo V. Phytocannabinoids      beyond the Cannabis plant - do they exist? Br J Pharmacol. 2010      Jun;160(3):523-9.

6.Hanuš LO, Meyer SM, Muñoz E, Taglialatela-Scafati O,      Appendino G. Phytocannabinoids: a unified critical inventory. Nat Prod      Rep. 2016 Nov 23;33(12):1357-1392.

7.Klein C, Hill MN, Chang SC, Hillard CJ, Gorzalka BB.      Circulating endocannabinoid concentrations and sexual arousal in women. J      Sex Med. 2012 Jun;9(6):1588-601.

8.Wang H, Xie H, Dey SK. Endocannabinoid signaling      directs periimplantation events. AAPS J. 2006;8(2):E425-32.

9.Fride E. The endocannabinoid-CB(1) receptor system      in pre- and postnatal life. Eur J Pharmacol. 2004 Oct 1;500(1-3):289-97.

10.Aizpurua-Olaizola O, Elezgarai I, Rico-Barrio I,      Zarandona I, Etxebarria N, Usobiaga A. Targeting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future therapeutic strategies. Drug Discov Today. 2017      Jan;22(1):105-110.

11.Donvito G, Nass SR, Wilkerson JL, Curry ZA, Schurman      LD, Kinsey SG, Lichtman AH. The Endogenous Cannabinoid System: A Budding      Source of Targets for Treating Inflammatory and Neuropathic Pain.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018 Jan;43(1):52-79.

12.McPartland JM, Guy GW, Di Marzo V. Care and feeding      of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otential clinical      interventions that upregulate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PLoS One. 2014      Mar 12;9(3):e89566.

13.Pacher P, Bátkai S, Kunos G.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as an Emerging Target of Pharmacotherapy. Pharmacol Rev. 2006      September; 58(3): 389–462.

14.Leweke FM, Piomelli D, Pahlisch F, Muhl D, Gerth CW,      Hoyer C, Klosterkötter J, Hellmich M, Koethe D. Cannabidiol enhances      anandamide signaling and alleviates psychotic symptoms of schizophrenia.      Transl Psychiatry. 2012 Mar 20;2:e94.


最新文章
推荐企业
Back to top

个人用户请使用微信扫码登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