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遗珠,DPA(二十二碳五烯酸)的沉与浮
时间:2018-12-04
浏览数:(216)
关键词: DPA(二十二碳五烯酸)

20世纪60年代,丹麦人Jorn Dyerberg博士和他的同事在研究中发现,格陵兰岛的因纽特人(Greenlandic Inuit)的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肉类和动物脂肪,海鲸、海豹、海鸟和鱼,都是他们的盘中之餐。因而他们也被称为“地球上最精致的肉食主义人种”。但这两位研究者发现,尽管因纽特人天天大鱼大肉,他们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却明显低于丹麦人。

TIM截图20181204141718.png

在进一步的分析讨论中,Jorn Dyerberg推测也许因纽特人患心血管疾病的几率非常低的原因是,他们的膳食以鱼类、海豹和鲸脂为主,而这些食品富含Omega-3脂肪酸。这项研究结果在1961年发表在了《柳叶刀》杂志和《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

 

深海遗珠

在之后的半个多世纪中,有关Omega-3脂肪酸的研究从未停止过,相关保健品也从未长时间离开过人们的视线。即便Omega-3s市场出现短暂的低潮,总是能很快卷土重来。

 

时至今日,很多人都知道Omega-3s是一种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的脂肪酸,可一提到这种这种脂肪酸,人们首先想到就是EPA(二十碳五烯酸)和DHA(二是二碳六烯酸)。而Omega-3s中的另一种重要的脂肪酸——DPA(二十二碳五烯酸)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不过,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将目光聚焦到这种功能活性成分上面。

 

比如,德国KD制药集团近日开发出了一种以DPA和预处理介质(PRMs)为原料的成分。该公司的全球研发总裁David Barnes透露,其拥有专业的技术品平台和提取工具,可以从深海油中提取DPA。

 

该公司将这种新成分命名为Complete3,据称其中含有的DPA剂量,是当前市面上所有相关产品中最高的24%,可与EPA及DHA混合使用。

 

DPA的功效和优势

DPA是一种长链不饱和脂肪酸,在母乳和海豹油中的含量最高,同时也是人脑组织和神经细胞的主要组成成份。缺乏DPA的摄入,会对婴幼儿的神经系统、视力、大脑的发育和记忆力的形成造成不良影响。

 

其次,DPA的氧化过程非常缓慢——众所周知,Omega-3脂肪酸的易氧化一直让人很头疼——但它进入细胞膜的过程很快,这就导致了它可以被人体很快吸收。

 

再者,《临床脂类学杂志》上2017年发布的随机临床实验指出,当EPA和DPA相结合的时候,其缓解高三酸甘油酯败血症男女性患者的心血管疾病风险的效果,明显好过单独使用EPA的效果。

 

DPA与DHA的协同作用还对II型糖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牛皮癣,哮喘病,溃疡性大小肠炎等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最后,哈佛医学院的报告指出,DPA具有抗炎的潜力。《欧洲药理学杂志》在2016年也发布过类似的研究结果。

 

下一个热点

英格兰南安普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在《营养社会论文集》上的文章提到,大多数针对长链Omega-3脂肪酸的研究都将重点集中在EPA和DHA,而且因为很多研究都是将这两种成分结合起来研究的,这让一些研究人员误以为这两种成分的生物学效应是一样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也让Omega-3脂肪酸的研究进入了下一个篇章。

TIM截图20181203163021.png

DPA由此被研究人员所发现并重视,不过虽然研究人员已经掌握了DPA的生理学效应,但对具体作用机制仍然一知半解。因此可以预测,DPA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科研热点。

 

扩展阅读

KD制药集团是世界上第三大Omega-3s生产商,拥有400名员工和7个位于挪威、德国和美国的工厂。公司主要生产浓缩营养品、药油,为客户定制软胶、瓶装成品。

 

KD制药公司研发的另一款混合成分Phyto3,是Omega-3鱼油和富含植物大麻素的大麻油的结合体。研发人员介绍,Omega-3s可以在人体内转化为大麻素,而伊利诺伊大学最近的研究证实,上述结合成分可以促进内源性大麻素的分泌。

TIM截图20181204141824.png

大麻素在神经系统疾病中的应用包括:镇痛、脑外伤、缺血性脑卒中、多发性硬化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亨廷顿病、癫痫、肌萎缩侧索硬化、睡眠障碍等。另外,大麻素还可用于心血管疾病、治疗青光眼、抗哮喘、止吐、刺激食欲。

 

不过,将大麻素作为药物使用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如大麻对中枢神经产生的精神效应;大麻素对使用者的学习记忆、情绪等产生较大的影响。因其作用效果和机理相当复杂性,国际社会对于医用大麻素的合法化使用一直争论不休。

 

》内源性大麻素

就像免疫系统会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对机体造成重度炎症等损害一样,虽然内源性大麻素系统也会对机体产生一定的损伤,但它仍然是哺乳动物自身保护系统中的重要成员。在过去的几年里,大量的研究证明神经损伤时所释放的内源性大麻素具有保护应答作用,如果这种大麻素受体激活所产生的神经保护作用能够转换到临床应用中,并能尽量避免其不利的神经毒性作用,那么这将为神经保护因子临床应用的发展树立一个有意义的新目标。

 

大脑中一些被公认的内源性大麻素已被分离,包括anandamide、2-AG、noladinether、virodhamine和N-arachidonoyldopamine(NADA)。其他内源性大麻素类化合物包括相关的脂肪酸衍生物oleamide、palmitoylethanolamide和一个新的arachidonoyl氨基酸家族。这些物质缺少与大麻素受体的亲和力,但却能促进内源性大麻素的功能。

 


最新文章
推荐企业
Back to top

个人用户请使用微信扫码登入
关闭